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爱不起!

作品:近身狂婿(楚云苏明月)|作者:肥茄子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9-17 01:06:58|下载:近身狂婿(楚云苏明月)TXT下载
  官月清的坦白,让卢庆之不太能接受。

  尽管这一切都是事实。

  可官月清说的太过刺耳。让他很不舒服。

  “我知道你们官家看不上我。”卢庆之皱眉道。“但你们官家已经和宋家联姻。你就算真想破局,至于找楚云吗?他是一个有妇之夫。而且跟宋家的关系非常僵硬。”卢庆之理性地分析道。“你难道不担心你让楚云介入进来。会引发不可收场的剧烈冲突?”

  “那不如你给我个建议?”官月清反问道。“我应该怎么做,才能破局?才能拒绝这场联姻?”

  卢庆之被难倒了。

  但他终究是红墙子弟。

  他是格局与见识,并非普通人所能比拟的。

  昏暗的房间内,卢庆之点了一支烟。神情凝重道:“我的建议是。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。这场联姻,势在必行。不论你如何挣扎,到最后都是一场空。你也改变不了任何东西。”

  官月清深深看了卢庆之一眼,眯眼说道:“这就是为什么当我遇到问题或者麻烦时,你不会成为我第一个倾述的对象。我也从没想过,你可以帮助我什么。”

  卢庆之不服气。反问道:“楚云就能帮你吗?”

  “能不能,是一回事。至少他敢。”官月清一字一顿道。“而你。连敢都不敢!”

  卢庆之表情微变,抿唇说道:“你说的对。我的确不敢,但我的不敢,是建立在没有任何希望的前提下。我不认为我这么做,这么想,有什么问题。”

  坦白说。

  卢庆之有点被激怒了。

  当然,他只是被整件事。而不是官月清的态度。

  他与官月清相熟多年。

  当年他也不是没有一丁点的动心。

  如果官家同意他,认可他。

  他会毫不犹豫地上门提亲。

  但很可惜。不论是官家还是爷爷,都知道此事不可能。也没有任何余地。

  他最终选择了放弃。

  但此刻。

  当官月清不愿接受这场豪门联姻,并想通过一些手段来破坏这场联姻时。她第一个想到的,并非自己这个老朋友。而是只见过两次面的楚云。

  这让卢庆之很不舒服。

  甚至有点怨恨楚云。

  凭什么官月清有麻烦,会想到你。而不是我卢庆之?

  凭什么她认为你楚云能帮忙,而我不行?

  哪怕他真的不行。他也不甘心。无法接受。

  “庆之。”官月清抬眸扫视了卢庆之一眼。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也知道你作为男人,是有尊严,要面子的。”

  “但我和你。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我心中所想,也是你无法理解的。”官月清一字一顿道。“我只是以朋友的身份,和你分享我此刻的心情。但我同样因为和你是朋友。不想把你牵连进来。你们卢家,也没这个资格。”

  官月清缓缓说道:“你回去吧。在这件事解决之前。我们最好不要见面。我不希望宋靖把你视作假想敌人。更不希望有朝一日。你被李谪仙在红墙内暴打一顿。你我都知道。李谪仙有这个胆子。而你们卢家,也未必能让他李谪仙付出代价。”

  卢庆之双拳紧握。

  浑身因为愤怒而复杂的情绪微微发颤。

  他的骄傲与自负。

  他的得意与放肆。

  在这一刻被彻底摧毁。

  他如同一条丧家之犬,被官月清全盘否定。

  而在李谪仙与宋靖面前。他更是没有任何挣扎反抗的余地。

  哪怕是带上整个卢家。他也斗不过。也没机会与之一战。

  他愤怒。

  也绝望。

  他掐灭手中的香烟。吐出口浓烟道:“如果楚云也帮不了你呢?你会怎么选择?”

  “我不想考虑这些还没发生的问题。”官月清抬眸说道。“我是一个有思想,有自己喜怒哀乐的女人。我不想被人当成一个傀儡。也不想自己的人生,完全在旁人的编排下度过。那样活着,不如死去。”

  ……

  卢庆之心事重重地来到了爷爷的书房。

  卢老看了眼心情复杂的孙子。点了一支烟,叹了口气道:“和官家丫头聊过了?”

  卢庆之知道自己什么都瞒不住爷爷。吐出口浊气,点头道:“聊过了?”

  “被她伤了心?”卢老问道。

  “我很想说没有。”卢庆之苦涩道。“但她的确寒了我的心。”

  “那证明。她对你或许是真的有感情。”卢老说罢,生怕孙子误会自己的言语。解释道。“我说的,不是儿女私情。是朋友之情。她和你相处,不是全为了利用你。和你之间,也是存在友情的。”

  “如果真把我当朋友。为什么宁愿找楚云帮忙,也不找我?”卢庆之倔强地说道。

  “我想,这丫头应该给你答案了。”卢老缓缓说道。“你帮不了她。你什么也做不了。你唯一能做的。只是尽可能跟这件事划清界限。这对你,对他而言,都是好事。”

  “她把我看成一个胆小鬼。”卢庆之咬牙说道。“她认为我什么都不敢做。”

  “事实上。你的确什么也做不了。”卢老叹了口气。眼中掠过一抹心疼之色。

  眼看着孙子无能为力的模样。当爷爷的,如何会不心疼。

  而卢庆之为什么会养成这样的心态?

  那是卢老教的。

  是长时间在卢老身边耳濡目染,养成的或许不算坏,但对此刻的卢庆之而言,绝对不算好的品性与态度。

  惹不起的人,管不了的事。要当机立断,切莫儿女情长。

  在权势滔天的红墙内。任何多余的怜悯与同情,都有可能将自己推下万丈深渊。

  这是有许多案例的。

  曾经有,现在有,将来,还是会有。

  “每个阶层的人,都有自己的困扰与苦恼。”卢老深深看了孙子一眼,意味深长道。“你有你的苦衷。宋家和官家,又何尝没有?”

  “这世上,又怎么会有真正的一世顺遂呢?”卢老缓缓说道。“看开一点。也放轻松一些。不论是感情伤害。又或者是尊严与面子问题。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,逐渐遗忘,并彻底不再记得。”

  “这就是爷爷的生存之道。也是爷爷能走到今天的根基。”卢老语重心长道。“庆之。爷爷不是一定要强迫你遵循这些道理。但爷爷同样不希望你成为这场联姻的牺牲品。”

  “因为这个女人。你爱不起。”